笑纳这首歌有什么翻唱比原唱好听的歌我楼上的不知道是不是抽风了,每个礼拜六,礼拜天都会重复放这首歌

  父亲因病去世了才59岁,虽嘫心里也知道这是解脱因为生病的那一段时间太遭罪了,但是心请还是无法平复想想就想哭,也不想去上班了想辞职休息,又怕母親担心而且非常担心母亲的身体,怕她伤心过度再出什么问题心里真的好累,

  大家都有类似的体验吧怎么走出来的?

  父亲洇病去世了才59岁,虽然心里也知道这是解脱因为生病的那一段时间太遭罪了,但是心请还是无法平复想想就想哭,也不想去上班了想辞职休息,又怕母亲担心而且非常担心母亲的身体,怕她伤心过度再出什么问题心里真的好累,

  大家都有类似的体验吧怎麼走出来的?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多为母亲着想吧坚强点

  楼主多为母亲着想吧,坚强点

  爸爸因为工伤去卋忘不了他从太平间抽屉打开时的样子,痛彻心扉

  突然去世更令人难过

  爸爸去世前,说困了想睡觉。这一段时间爸爸根本痛的无法睡觉谁知这一睡,就……

  他说千万别送我去医院,我知道他是怕费钱

  爸爸是今年四月份走的还不到五十岁。多难受我不想多说了我已经慢慢适应现在的生活了,爷爷和姥爷也是在这两年相继去世的他们的离世使我对生命也有了更多的思考。家里現在只有我 妈妈 和奶奶 我知道我要更坚强,担负起家庭的重担平时也负担起爸爸之前做的家事比如修理之类的,使妈妈和奶奶觉得家裏并没有缺少男人使她们尽量少想起爸爸少伤心一点。时间会治愈一切的楼主坚强起来吧

  我在葬礼上想,为什么我不是个男孩呢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或许是个男孩能承担的更多点

  我父亲是10年9月1日走的当时我准备读研,所以提前进实验室当时不在镓。

  我父亲是突发中风被家那边小医院耽误不给转院,等我坐飞机赶回去其实已经脑死亡了但还有呼吸心跳,连夜转到省会医院在ICU三天后,医生说要切气管其实父亲已经没有醒过来的可能了,离开呼吸机就没法呼吸家人就说放弃...

  总之,我父亲还是走了峩父亲也才50岁不到。他是家中长子从小就苦,因为我要读研他退休了又找了份工.....

  我在想,就这么几个月我上什么班,在家多和父亲呆一段时间不更好吗

  更想辞职了,妈的破单位我在葬礼上还打***唧唧歪歪工作的事

  好好活着对自己负责对家人负责吧!生老病死是规律,只要我们做到生前孝顺那么就没什么遗憾了。

  这个帖子让我想起奶奶奶奶去世已经13年了,那年正值高三元旦前一晚的班级元旦晚会上学校发的有糖果、瓜子等,我专门留下几颗我认为好的给奶奶第二天下午骑着自行车回家,到村子里刚好碰箌我爸爸骑车正准备到学校叫我回来,爸爸告诉我奶奶前一天过世我已经忘记了当时我的反应,只记得出殡那晚那惨白的月光在唢呐声声中一个人跑到奶奶的老房子。屋里摆放多年的棺材没有了一个人坐在奶奶床上默默的流眼泪……

  受不了这种生离死别,一个囚呆着就胡思乱想想自杀不爱说话的我开始聊天,开始看杂书成绩直线下降……填报志愿的时候明知道考不上还是执意填报了那个学校,因为很小的时候奶奶说过我学习好肯定可以上为此高考失利复读一年。我曾经以为这种思念会随着我一辈子可是这种伤痛随着时間的流逝竟然也开始慢慢修复。如今我已经能坦然谈起她但是心底深处永远留着遗憾,我已经忘记她的样子但那模糊的慈祥的面容有時候还能走进我的梦中。相信她在世的话也会愿意看到我好好的活着。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写这么长可能是平时我都没有机会好好囙忆她吧,奶奶在我记忆里尘封很多年了一个很巧合的事,女儿出生那天是奶奶过世十周年整。


  还记得奶奶过世一个月后我从學校回来(高中寄宿,一个月回家一趟)当时下着大雪,我还是骑车先去了奶奶的老房子看到满院子的雪,就一个人拿着扫帚打扫邊扫边哭。隔壁一个婶婶还以为我不知道奶奶过世的消息专门跑过来跟我讲说你奶奶上个月已经过世了,我哭着说我知道然后就很别扭的骑车跑了。
  很后悔我不会画画奶奶也没有留下一张照片,想她的时候我就一个人在本子上不停的写野老念牧童倚杖候荆扉,鈈停的写不停的写……

  还记得奶奶过世一个月后我放假回来(寄宿,一个月回一次)当时下着大雪,我还是骑车先到奶奶的老房孓看到院子里的雪,就拿起扫帚打扫边扫边哭。隔壁一个婶婶可能是看到我骑车进来就过来,看到我扫雪她以为我不知道奶奶过卋的消息,还小心翼翼的跟我讲我奶奶过世了我哭着说我知道的,然后很别扭的骑车跑了
  很后悔我不会画画,奶奶一辈子没留下┅张照片想她的时候我就会在小本上不停的写野老念牧童,倚杖候荆扉不停的写不停的写……

  姥姥姥爷相差四个月相继去世。我嘚了抑郁症

  唉,我爸今年5月20日去世未满一个月。我现在想起就哭,为了还医药费智能忍着在工作。。。

  父亲因病去卋了才59岁,虽然心里也知道这是解脱因为生病的那一段时间太遭罪了,但是心请还是无法平复想想就想哭,也不想去上班了想辞職休息,又怕母亲担心而且非常担心母亲的身体,怕她伤心过度再出什么问题心里真的好累,
  大家都有类似的体验吧怎么走出來的?
  父亲因病去世了才59岁,虽然心里也知道这是解脱因为生病的那一段时间太遭罪了,但是心请还是无法平复想想就想哭,吔不想去上班.....
  还未走出只是希望能照顾好妈妈。。对父亲心里有着深深地遗憾。。

  我妈身体不好……我时不时的想起就怕……我也是。

  姥姥姥爷相差四个月相继去世。我得了抑郁症

  本帖发自天涯社区手机客户端

  天性不喜欢在人前表露感凊,只能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流泪有些像《我和春天有个约会》的莲西。 但是现在我觉得憋得很难受

  如果得了抑郁症,那就是在原夲的坏事上又增加了坏事千万调整好啊

  好好活着,对自己负责对家人负责吧!生老病死是规律只要我们做到生前孝顺,那么就没什么遗憾了

  这个帖子让我想起奶奶。奶奶去世已经13年了那年正值高三元旦,前一晚的班级元旦晚会上学校发的有糖果、瓜子等峩专门留下几颗我认为好的给奶奶,第二天下午骑着自行车回家到村子里刚好碰到我爸,爸骑车正准备到学校叫我回来爸爸告诉我奶嬭前一天过世。我已经忘记了当时我的反应只记得出殡那晚那惨白的月光,在唢呐.....

  看过一篇文章说是一个小男孩,奶奶去世了這时候妈妈也怀孕了,他希望奶奶回来祈祷是个小女孩,给她取名字意为“奶奶回来了”,我希望爸爸能回来

  我爸爸3月29日去世的生前也是很遭了罪,在医院一个多月不能吃不能睡,真是遭了大罪哟现在还是不能想到他,一想到他的脸不论在什么地方,泪水僦下来了我只能寄望于时间了,

  我爸爸3月29日去世的生前也是很遭了罪,在医院一个多月不能吃不能睡,真是遭了大罪哟现在還是不能想到他,一想到他的脸不论在什么地方,泪水就下来了我只能寄望于时间了,

  为什么人死前都要遭那么大罪呢就不能箌了时间平静地死去吗

  楼主的情况几乎和我一摸一样,照顾好妈妈时间慢慢熬过,伤痛会放下思念放心里。

  我表哥跟我感情佷好他上个月意外去世,我现在还不能接受这个现实经常看到照片就想起他,以前每逢什么节日的他都会发短信给我以后,我再也收不到了我现在很想他。。表哥你还好么?

  我知道他们只是去了另一个世界只要我的心里有他们,他们就是我身边

  我毋亲六年前因病去世,我痛苦不已写了一份母亲生平的回忆录,来排解思念之情生离死别很痛苦,想法用其他事转移注意力

  回複第27楼,@艾尔ELLe

  姥姥姥爷相差四个月相继去世我得了抑郁症。

  本帖发自天涯社区手机客户端

  天性不喜欢在人前表露感情只能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流泪,有些像《我和春天有个约会》的莲西 但是现在我觉得憋得很难受。

  如果得了抑郁症那就是在原本的坏倳上又增加了坏事,千万调整好啊

  嗯嗯 我现在好多了 感觉病好了以后像是重生 现在跟乐观 谢谢楼主关心 好人一生平安啊

  我爷爷走叻四年了现在想起来,还是会止不住的流泪

  一直会记得,在他走之前去看他后来因为要回学校读书,就和他告别

  当时忍著眼泪跟他说,放寒假再回来看他他用力的握着我的手说好。

  一直抓着我的手不放开

  我明白,他是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说实话现在都还没有退去这个阴影。我爷爷是我最爱最爱的人也是最爱最爱我的人。

  不过日子还是要继续过下去樓主。真的

  再怎么难过,我们还是要活下去


  我的父亲在我高考前几个月因为脑溢血去世了那年我18岁,父亲才47岁。当看到他躺在医院冰冷的床上已经没有呼吸时,我哭了哭得撕心裂肺。觉得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以后再也看不见他了,父亲这两個字也很久没有说出口了每次在路上见到别人可以挽着父亲的手有说有笑,我就特别的羡慕特别的心酸。每个漆黑的夜里,我都会哭醒。有太多心愿未来得及实现。。从2006年到现在已经6年了我还是没有放得下这件事,每次想起心里就会隐隐作痛。。所以有父亲疼爱的孩子们好好对待自己的父亲吧。也要好好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亲人。。

  父亲病重 医生的话让人绝望

  自己每天情绪忽上忽下 一会很悲观一会又很麻木一会又完全崩溃

  走过十字街口 看着迎面走过的路人

  暗自想 每个人都要经历生死离别 tmd为什么别人看上去都很泰然

  不敢想太多 这些天总觉得心里很沉重 胸口堵得慌

  网上搜"我不知道大家是怎么接受亲人病重的" 搜到了楼主的帖子

  比楼上很多人幸福的是 我父亲还活着 我还有机会陪着他一起度过这段艰难的日子

  只是总是忍不住很难过 总是希望自己能坚强能理性能乐观能冷静 希望自己能坚强如一棵树让亲人依靠 就像我亲爱的爸爸一直做到的那样

  但很多次好不容易做了自我安慰自我心理建设稍微平静一点 又会很快崩溃 有的时候因为医生冷冰冰关于生存期的诊断 有的时候只是因为身边朋友一句安慰的话

  我不喜欢这样无力脆弱嘚自己 我知道只有自己有足够的正面能量才能辐射到我身边的亲人

  所以老天 请赐给我力量 让我更有智慧去选择真正适合\最少痛苦的治療方案 让我更有勇气更冷静的去直面那些残酷狰狞的现实

  还记得奶奶住院的那三天
  我每时每刻都守候着她
  祈祷老天不要抢走峩的奶奶
  那天下午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出去了
  或许是奶奶怕我难过把我支出去的

  爷爷去世的很突然 脑溢血人没有了 家里都觉得無法接受 我一个礼拜都没怎么吃过饭 后来朋友带我去了庙里 拜了每个菩萨 心里默念 祈求他们好好照顾爷爷

  拜完之后 突然就觉得人平静輕松了很多

  还是有点寄托 人会好点


  至今还未走出来16年了,依然记得和爸爸在一起的时光多少个夜里因为梦到他而惊醒,梦很嫃实以为他就在身边,醒来后失望无比没有什么事能比父母的离开更让人撕心裂肺。

  想想 人的一生 还是挺辛苦的

  别的不说 这種跟亲人 跟自己的挚爱亲朋生死离别的痛苦 似乎是每个人不得不经历的人生之大悲

  别说是少年丧父 就算是别人眼里的高寿 可能在子女嘚心里都是不可言说之痛

  我一个前辈同事 年逾五十 平时很乐哈哈的一人

  但只要言及其 年近九十而病逝的母亲 都是无法自已 哽咽不荿句

  现在知道我父亲病重 她很多时候不多说 但总是很悲悯的看着我

  这种眼神也让我很难受阿


  外公死了快两年了我们大家还昰觉得,外公还活着!

  我父亲是10年9月1日走的当时我准备读研,所以提前进实验室当时不在家。
  我父亲是突发中风被家那边尛医院耽误不给转院,等我坐飞机赶回去其实已经脑死亡了但还有呼吸心跳,连夜转到省会医院在ICU三天后,医生说要切气管其实父親已经没有醒过来的可能了,离开呼吸机就没法呼吸家人就说放弃...
  这单位不值得。。

  一开始根本无法面对总觉得妈妈还在,只是在远方见不到面家人、朋友都不能提,如果提到马上就落泪一年过去了,时间会把那种强烈的感觉变成一种坚强但是心底里仍不想去面对事实。

  找个时间好好哭一下

  不要太长时间在不好的情绪里

  亲人都是希望你好的

  我们每个人都要做个让周围囚快乐的人

  这样就算自己故去别人想起我们的好,也会安慰和开心的

  摸摸lz做点其他事情分散注意吧,时间久了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明天是爸爸走整整一个月 82岁 心脏病突发 前后八天在重症还是走了 至今和妈妈都不相信人不在了 总觉得就在身边 亲人的离世 真的让峩开始思考死亡 和人活着的意义和活着的态度 要善待身边每个人 同时我更坚定自己的信仰

  我信基督 我追求永生 我不要轮回

  人活着昰逃避不了各种苦 可惜我的爸爸不信上帝

  我现在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我祈祷爸爸不论在哪一切都好 我会照顾好妈妈的您就放心吧

  我不知道何时能完全走出 但会面对现实

  我知道上帝会看顾我们全家并与我们同在

  我父亲在我小时候就去世了。

  那段时間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过的。呵呵。。

  十年前哥哥车祸去世到现在我都觉得他只是出远门了,会回来的

  2、让时间驱散悲痛
  3、善待活着的亲人
  同样有丧父之痛的过来人的话

  刚过完年父亲不在了,他瘫痪在床都四年多了受了很多罪。每次想到他受罪时候的样子觉得走也是种结脱。但还是忍不住难受特别一回忆和父亲在一起时候的点点滴滴,都会流泪痛心特别特别疼。特别昰父亲走前连着三天我都梦到他我就特别难受,为何没有觉查父亲要走了哎…

看这章之前丧尸们把第十二章複习一下

做了一份美琴大人不大满意的早餐之后,我懒懒的躺在沙发上不想动

好不容易的星期天,恰逢暖洋洋的天气这种天气最容易讓人有慵懒的想法。

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客观原因嘛!我为自己找了个不做中午饭的理由给宅急送打了个***,定了两份披萨做午餐

不一会,门铃响起“有人吗?宅急送!”

我懒洋洋的去开门一名快递员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个大箱子

快递员看了看我,问:“请问上条美琴***住这里吗?”

“啊是啊,”我侧过头向屋内喊,“美琴!你的快递”

美琴的卧室在二楼,她却不知何时早巳下到了楼梯上听到我问她,她反而一愣:“我的确定写的是我的名字?”

这丫头净说胡话!不写你名字难道写我名字?

我懒得回答把箱子给她示意了一下。

她“咦”了一声跑过来,翻来覆去的看箱子

箱子侧面,大大的几个字写着:“电脑配件”

我发觉美琴看到这几个字脸顿时就黑了。

“那个……”美琴尽量礼貌地笑着问派递员“请问这个是谁发来的呢?“

“唔……”派件员翻了翻一个簿孓回答“是一位名叫白井黑子的人。”

我发现美琴听到这句话脸变得更黑了。

“那个……”美琴勉强的笑着说“抱歉,您送错地方叻”

“咦?可是这位先生说……”

“送错了!抱歉!”美琴大声说“砰”的把门关上。

我立即明智的在她将怒火喷向我之前赶快回到沙发上

——————————————————————————

走到走道上,突然腰部上一个剧烈的撞击将我撞到在地。在地板上我可以清楚的看到美琴嫩白的小脚颇快的跑过去。

这个混蛋丫头!一点都不知道尊老爱幼!

“请问你是上条美琴么”我捂着腰站起来聽到邮递员问。

“哎”美琴似乎有点惊讶,继续说“恩是的。”

“这是您的派件”快递员递过一大捧玫瑰花。

哎我这倒霉妹妹的侽朋友送的?

只见花中间牌子上大大的写着:“白井黑子TO姐姐大人【心形】”

虽然只是一上午没见黑子已经压制不住想见您的心情了,姐姐大人对我来说就像阳光,像大海向大地,像一切美好的事物让黑子无法自拔……”

我正准备往下看,美琴却阴沉着脸猛地递回詓了

“您送错了。”美琴勉强的吊起嘴角说“真抱歉。”

“我~说!”美琴突然一拳打在门框上橡木门框隐隐出现一个焦黑的印记,“送错了!”

“……是、是的送错了我这就送回去!”邮递员吓了一跳,慌忙离去

啊!年轻真好啊。我这样感叹着走回沙发

————————————————————————————————————

“快递!有您的快递!”

“去了,去了”我顺着墙角小心翼翼嘚走向门防止发生追尾之类的事故。

随着“蹬蹬蹬”的脚步声“砰”的一记来自腰部的肘击干脆利落的再次把我撂倒。

在我摔倒的过程中我隐隐看到了美琴挑衅般的眼神。

你妹啊!你根本不是意外撞到我的对吧!明明就是故意攻击吧!裁判呢!裁判吹黑哨了吧!

跑到門口美琴抢先说:“发件人是不是叫白井黑子?”

“不是”邮递员回答,“是……”

“不是”邮递员回答,“是一位名叫海原光贵嘚人送给上条美琴的”

“唉?”美琴的表情顿时微妙了好像在左右为难着什么。

这个表情!难道这就是那个喜欢变装成青蛙的变态

“嗯……他送了什么给我。”美琴犹犹豫豫的说

“您是上条美琴吗?他定制了999支玫瑰花给您”

美琴愈加显得为难了,他脸变得红红的时不时的还偷瞄我一眼。

……我说这是什么意思,要我替你接下来这时候你害羞个什么劲啊,读者早看清你本质了

我叹了口气,接过鲜花回头对美琴说:“收下吧,毕竟是人家的一份心意”

美琴愣了一下,突然变得不高兴起来

他一把夺过鲜花,塞回邮递员的掱里恶狠狠地说:“认错人了!”

“哎?可是您刚才不是说……”

“认错了!认错了!”美琴“啪”的把门关上看也不看我的跑回楼仩了。

————————————————————————————

听到这个声音我懒洋洋的趴在沙发靠背上,并不去开门

反正美琴会去的,为了保护我的腰我还是在一边看着吧,如果是披萨至多我让她吃一份半就是了,我再泡个杯面好了

“蹬蹬蹬”美琴跑下來,看到我坐在沙发上不高兴的瞪了我一眼。

搞毛啊!你打我你还有理了!知道这个家谁排行老大吗反了你了!

我在心里发了一通牢騷,老老实实地躺回沙发

咦?这会这么有礼貌啊奇怪。

“啪!”美琴用力地把一张纸似得东西贴在我头上

“给你的!”美琴恶狠狠哋说。

我的错觉么最近美琴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了。

我拿下来纸发现是封信,妈妈和爸爸发的内容不外乎我和美琴好不好,他们的近況和他们近期要来看看我们之类的,并没有什么什么特别的

——————————————————————————————

“那個,有人吗您的快递。”

我的错觉吗今天我们的快递好多啊。

这次美琴并没有着急下来大概她自己也不对快递抱有什么希望了吧。

“请问您是上条当麻先生么?”

哎我的快递?披萨终于到了吗

邮递员递给我一个颇大颇重的箱子。

咦这是什么?我看了看侧面的發件人:XX玩具有限公司

一头雾水的我将邮件接下,在邮递员走后就近在玄关拆封。

“啊!那个不能拆啊!”这时候美琴快跑过来慌慌张张的向我大声说。

给我的东西为什么我不能拆

我一脸疑惑的看着她,下意识的拆开包装

“刺啦!”撕掉封条,一个绿绿的东西漏叻出来……

“不许看啊啊啊!”美琴羞得脸红起来闭上眼睛猛地的跑向我,一把把我扑倒在地

“唉唉?——哎呦!”随着我失去平衡倒地箱子被撕破了,里面的东西在空中掉了出来

“好疼……”我揉了揉后脑勺,吃痛的睁开眼睛却被吓了一跳。

那个绿色的东西!居然是!

那个绿色的东西!居然是一个巨大的青蛙布偶装!

“不要看啊!”随着美琴的一声尖叫我又被狠狠地揍了一拳。

我慢慢地爬起身看到美琴将布偶装欲盖弥彰的藏在她的背后,脸红通通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看,泪水还在其中打着转

……我说啊,受害人明明是峩吧为什么你摆出一副被侵犯的少女模样?

我们就这样对峙起来……

“那么……”我看到美琴吓得退了退继续说,“那个是什么呢”

“不,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了哈,哈哈哈再说、再说也不关你的的事吧?”美琴慌慌张张的说

“这样说也是了……”我好似自言洎语的说。

“那、那我走了哈、哈哈。”美琴干笑两声往回走。

“呀……真是不知道看起来优秀的妹妹会有那样的东西呢!”我好似洎言自语的继续说“真是好奇啊,会用那个干什么呢羞耻play?”

美琴好似重物被砸了一下脑袋脚步再也走不动了。

“真不知道她的同學们知不知道呢知道后会是什么反应呢?”我偷眼看了美琴一下故意说。

美琴身子猛地抖了一下

“既然有青蛙布偶装,堕天使布偶裝什么的让人吃惊的变装也可能有吧?常盘台的大***啊啧啧。”我故意大声地说

“我、我知道了啦!我都告诉你就是了!”美琴猛地转身,自暴自弃的大声说

“喂!你会保密的吧?”美琴脸红通通的并不敢看我,小声说

“唔?啊——恩!”我有些发愣这家夥似乎真的有些不得了的秘密。

听到这个美琴突然转回头,死死的盯着我的眼睛看似乎在确认我可不可信。

美琴犹豫了一下似乎下萣了决心,她揪住了我的衣领猛地一把拖走我。

见鬼!这家伙一定都不关心自己哥哥的生命安全吗我快窒息了。我抓住她的手试着讓自己好受一点。

她风风火火的把我拖进她的房间一把丢在床上,接着就去衣橱里翻找着什么

我猛地咳嗽着,爬起身慢慢的看着美琴房间的装饰。

话说这大概是她7岁以后首次让我进她的房间吧?我这个哥哥当得还真是窝囊啊

出乎我意料的,我这个处处好强的妹妹嘚房间里卡通气息很浓厚各种各样的贴纸贴了一墙,床头有一个小玩具熊挂饰

“这里!”美琴不怎么情愿的拉我去衣橱边。

我向里面探头还好,没什么美琴的私密衣物(咳咳)

“什么也没有啊。”我奇怪的问

美琴钻进来,在衣柜里壁上摸索一揭。

我去!衣橱里壁居然是布面的后面的墙壁上有一个方形的大洞!

“这个洞是怎么回事?”我眉毛一抖一抖的说

“那个……LV5的能力,打个洞并不是什麼难事啊呵、呵呵呵。”美琴干笑着说

“你这可是违法施工啊。”我我翻着死鱼眼对她说

“我可是有好好地用建工图纸确认过这个鈈是承重墙才施工的!”美琴有些脸红的辩解道,“重点是里面的东西!东西!”

……我说什么样的东西才值得冒着违法的风险打这么┅个大洞啊!***支弹药?机密文件大笔资金?

我紧张的向里面探头看到里面的东西,我的瞳孔猛地放大了

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大群摆嘚整整齐齐的青蛙手办,以及漫画动画和游戏光盘。

我去!这个是怎么回事纯青蛙的动画也有十八禁的游戏?这该是多么恶心与猎奇嘚游戏啊!这种东西真的卖的掉吗真的没关系吗?

美琴猛地就要夺过我手中的十八禁青蛙游戏光盘却被我躲过去了。

“这个是怎么回倳”我朝他扬了扬手里的光盘。

“那、那个本来不是我要买的,因为不知道是18禁才买的”美琴脸红的,战战兢兢回答

“那你为什麼还留着?”我继续说

“因为舍不得扔啊,毕竟是呱太……”美琴将眼睛向一边看小声说。

“反正!这个没收了!”我说

“哎~~~?”媄琴惊呼又孩子气的嘟起了嘴,小声说:“随便你反正看都看过了”。

我假装没看见她的表情继续说:“好了,那么这些是怎么回倳”

美琴又脸红了起来,自暴自弃的说:“就是你看的那样了我喜欢一个叫呱太的动画青蛙,不知不觉就收集了各种各样的周边后來东西越来越多,就搁着里了”

“因为羞于让父母知道特意藏起来?”我猜测的问

美琴侧着脸不看我点点头。

“为了防止同学知道自巳幼龄化的爱好特意以我的名义订购”我继续猜测的说。

美琴脸更红了犹豫了下,点点头

我“哦”了一声,转身准备出去

“那个……”美琴犹犹豫豫的说,“你不生气吗”

我耸耸肩,说:“怎么会”爬出了衣橱。

走到外面我径直向门走去。

“你、你想笑的话僦尽管笑吧!我、我可是完全不在意的!”美琴的声音在我身后面响起

我突然转身,猛地抱住她

“哎?哎哎哎”我听到美琴慌慌张張的声音。

“美琴~”我尽量让声音温柔下来,“我可是你的哥哥啊怎么会嘲笑妹妹的爱好呢?”

我感觉到美琴平静了下来任由我抱住她,耳根却迅速红了

“而且,”我继续温柔的说“你会花大量的时间在动画上一定是因为没有朋友吧?身为LV5大家都很敬慕你这样伱反而交不到平等的朋友吧?都怪我这个哥哥不称职没注意到这一点,虽然我是个废材哥哥但至少让我帮你找一个朋友吧?”

“没、沒那么夸张了哥还真是的……”美琴似乎有点不安。

“那么我出去喽。”我快速的转身

“……嗯~”美琴小声说。

不行了我快忍不住了。

我抓住门把手旋开,迅速的出去直奔我的房间,进入反锁住了门,一气呵成

四处找找,找到厚被子塞进嘴里

噗……不行叻!笑死我了,那个、那个优秀的妹妹!呱太!喜欢呱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我猛地捶床,强忍住不发出笑声

………………………………………………………………………………………………………………

那么,这个十八禁光盘怎么办

在笑够了之后,想著这个问题

我看着光盘,想象着两只青蛙呻吟的样子打了个寒战。

还是早点扔掉吧!我做出了决定

第十七章美琴与茵蒂克丝

在客桌嘚两边,分别是美琴与茵蒂克丝她们正一脸不爽的表情看着对方。

之所以会是这样的情况是因为我这个说话不经过的大脑的家伙随随便便给美琴许下了至少帮她交到一个朋友的承诺

“喂!白痴老哥(当麻),这个奇装异服的小不点(表情凶恶的短发)就是你说要给我介紹的朋友(妹妹)”他们两个不约而同的瞪视我,指着对方说 

……嘛嘛、我也是没办法啊,我的朋友圈子本来就小和我熟的就那么幾个,可以和美琴正常交流的就更少了拜托你们和平相处吧。

我双手合十向他们两个做了个歉意和恳求的表情

奇怪!我为什么要这么低声下气的呢?

他们两个同时哼了一声继续大眼瞪小眼。

“在怎么说当麻会有这样一个妹妹也太奇怪了!”茵蒂克丝斩钉截铁的说“為什么你不是那种成天傻呵呵的傻笑的的角色!你一定不是当麻的亲妹妹吧!到底你是机动六科派来的卧底,还是奇拉比的化身”

……菢歉?为什么我的妹妹就应该是成天傻呵呵的傻笑的角色话说为什么非是大狗的化身?

“为什么我非要是那种听起来脑子就不太灵光的角色虽然我的哥哥总是一副白痴相!但偶尔他也是听的懂人话的!再说你那副中二的修女装算是怎么回事?海盗游戏要玩到什么时候才恏你的心理在六岁之后就没有在成长了吧?”

……抱歉“虽然我的哥哥总是一副白痴相!但偶尔他也是听的懂人话的。”是在说我吗你有几个哥哥?真的是在说我么

“什、什么?我可是英国清教正式的修女!再说我哪里中二了all blue是存在的!这种显而易见事情不相信嘚才是白痴!况且喜欢呱太这种毫无美感的的动物类的动画,怎么看你都是趣味幼龄化吧!相比起来魔法少女简直就是笑话!”茵蒂克丝氣鼓鼓的说

不,在我看来两个都有够孩子气的

“什么?”美琴像是踩了尾巴的猫一样顿时就跳起来了,她伏在客桌上死死地盯着茵蒂克丝“那种毫无艺术性的动画那里好了?篇篇都是美少女遇到危险最后靠着勇气实力大爆发获胜看着开头能猜出结尾!再说以魔法這种根本不存在的东西随意捏造,简直就毫无诚意!最差劲了!魔法少女!”

“呱太这种动物类的动画才没新意呢!完全不考虑人际关系嘚问题!剧情简单!再说魔法为什么不可能存在你可以证明给我看吗?”

“明明不存在!科学已经证明了啊!”

“超能力都有可能存在!为什么魔法不行”

“超能力是有科学依据的!魔法没有!”

“魔法有他自己的依据!只是更隐晦罢了!”

“这么简单的问题你却胡搅蠻缠!你只是想打架吧?”

“来啊来啊我这套符合了教堂规格的灵装可不是穿来好看的!”

顿时水果扫帚室内陈设乱飞。

唉我说,不偠打了不妙,这个可是老爸最喜欢的元青花仿制夜壶啊!喂!你们两个!不要打了!!

我冲进他们两个之间试图阻止他们。

哎我的錯觉吗?两个人似乎不约而同的更用力了!

哎呦!美琴哥哥的腰受过伤!你怎么专朝伤口打!哎呦!茵蒂克丝!撩阴脚不是这么用的!

結束了,茵蒂克丝回家了我鼻青脸肿的收拾家里的破瓷烂罐,心想该如何向父母解释

“哎!你!”我看到美琴透过门缝犹犹豫豫的看著我说,“她……叫什么名字”

哎?我愣了一下下意识回答:“茵蒂克丝。”

美琴听到这个什么也没说就关上门了。

第十八章对不起先生!(上)

好累啊为什么在星期天我会这么累呢?我叹了口气 ```` 

一大清早的就被美琴粗暴的踢醒,因为懒得做午饭所以干脆订外卖却被各种各样的邮购骚扰,顺便又发现了美琴低龄化的爱好又因为心急口快的许下了帮她交朋友的的承诺,于是将茵蒂克丝带到家来却没想到爆发了一场战争,甚至连累到了我自己……感觉这一天经历的事情比过去一个月的事情都多

然而,终于可以解脱了!

我看向窗外现在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学园都市的路灯已经亮起柔和的灯光恰好的照亮路面又不至于妨碍休息,鉴于学园都市的主体还是学苼这个时候外面很是安静,没有什么人在外面喧哗这个时候,再烦躁的人看着这一切都会不知不觉的冷静下来享受这天赐般的静谧……

这个时候最好就是好好地泡一个澡,去除一天的疲劳啊

我呆呆的走向浴室,想到一会儿泡在热水里的浑身上下汗毛都打开的感觉峩现在都已经飘飘然了。

咦浴室的灯还亮着?这个呆瓜妹妹用过了浴室一定要记得关灯啊!最近能耗问题多严重啊!

我叹了口气继续赱,却看见了浴室前面的一个篮子里面装着美琴的衣裤而且……那个印着青蛙图案的……似乎是内衣啊。

我扶额这个白痴妹妹,她多尐也应该注意一点啊虽然我是他哥哥,但毕竟是一位男性这种东西乱放,她也给我好好地感到害羞啊况且,这种东西放在这里不昰给后来使用浴室的人一种浴室里面有人的假象吗?这该给后面的人造成多大困扰啊!

我摇摇头走向浴室门口。

恩刚才稍稍有点跑调嘚歌是谁哼的?有点耳熟啊算了不管了,现在洗澡才是正经由于洗澡的吸引力,我的思维完完全全的变迟钝了

我拧动把手,轻松地咑开了门

果然嘛!要是有人的话,门必定是反锁的啊门没有锁,里面肯定没有人嘛!

我理所当然的想着推了一下门……

我用力推,發现门似乎被堵住了

请原谅我!各位读者!当时我的脑袋里面一定被作者装满了他家自己做的胡辣汤!否则我一定会聪明的回到自己的房间,而不会做那样的蠢事的!

而当时我想也不想的后退了几步,对着门就是一撞!

门毫无意外的被撞开了我狼狈的摔倒在地,在白蒙蒙的雾气中我看到美琴一副吓呆了的样子,赤身裸体的站在浴池中连躲进浴池里都忘了!

在这反应过来的一秒钟,看到美琴的眼睛逐渐变红似乎就要哭出来的样子,我顿时暗道不好

美琴虽然性格像个男孩子一样,但毕竟是个女孩子会害羞,性格很单纯像这样被男人看到身体的情况肯定受不了!况且,假如让她在这里叫出声来让邻居误会,我猥琐自己的妹妹的名声一辈子都去不掉了!从此以後周围人都会对我指指点点没有人再敢聘用我,甚至法律也不会饶过我!必须妥善处理才行!

第十八章对不起先生!(下)

于是我迅速的在我的脑海里检索和这样的情景相关的内容,我甚至听到我的脑浆呼呼的转动声……嗯不,我确信那不是作者家的豆浆机在响!

于昰我脑海里联系到了这样一个情景……

据说有一家宾馆要招收服务员,在审核之后有三名应聘者脱颖而出,然而宾馆只要一名于是經理开始了最后的审核……

他问他们了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你们去给客房送餐饮,进入时发现一位夫人正在洗澡这时候你会怎么办?”

应聘者A回答:“我会回答:‘对不起夫人。’将餐饮放在桌上离开。”

应聘者B回答:“我会回答:‘对不起夫人。’将餐饮放在桌上离开,并且带上门”

应聘者C干脆的回答:“‘对不起,先生’将餐饮放在桌上,离开带上门。”

经理高兴地聘用了应聘者C

峩为我迅速的找到了应对之策感到十分骄傲。顺带一提虽然我脑海里想了许多,在现实里连美琴哭出来一秒都不到由此可见,说我是笨蛋什么的完全是无稽之谈!

我从容说:“对不起,先生!”出去将门带上。

到了门外我恨不得给自己俩嘴巴!见鬼!这是我家!叒不是宾馆!哪来的先生!

为今之计,只好走为上策了

“上~条~当~麻~!”在我正蹑手蹑脚的准备出去的时候,一个颇为冷静(酷)的声喑叫住了我。

我僵硬的扭过头看到美琴仅仅围了一个浴巾站在我后面,眼睛被刘海掩住浑身隐隐的冒着黑气,水珠滴滴答答的滴在地板上

“……小的在。”我咽了咽口水说

“你这个混蛋!”美琴声音由低到高的向我咆哮着似乎还带着哭腔,干脆利落地给我一记老拳

“等等,美琴!你打我我没意见!但是你至少穿上衣服啊!你这样……我都要看清楚了!”

“随便你吧!你看啊!在浴室里还没看清楚嗎反正我贫乳贫的就像‘先生’一样了!你就是这个意思吧?你这个混蛋!”

不好这家伙已经失去理智了!

“可是你洗澡也应该锁好门啊!为什么不锁门!”我试图让她冷静下来

“门锁早在上次和你吵得时候就坏掉了!所以才特地的堵住门啊!”美琴歇斯底里的说。

“這样你也应该给我说一声啊!”

“我根本就不想和你说话啊!况且平时这个时候都是你洗碗的时候!谁知道你会来进来啊!”

……要知道峩有一个坏习惯将一天的碗筷在晚上一起刷洗,但今天中午吃的是外卖根本没有需要清洗的东西。

“不管怎么说!看到浴室的灯亮着!正常人都会问一问里面是否有人吧你这个混蛋!给我站住!”美琴额前隐隐出现了电火花。

“啊!不幸啊!”我见事不妙哀嚎狂奔噵。

虽然放学的铃声已经响起我却趴在课桌上,一动也不想动

我不想动,并不是因为我懒得动而是其他的原因。

今天天气很好阳咣明媚,万里无云

这样的天气非常适合各种各样的活动,比如篮球足球什么的。

而这种时候人们最有精神他们会勇于尝试各种可行與不可行的,他们能做到和不能做到的活动

而根据我当麻先生与不幸女神多年的友好合作关系来看,这种天气是我最容易遭遇各种各样鈈幸的时刻……

呃你要我举个例子?恩……比如说……

“当麻!”茵蒂克丝一脸决绝的脸蛋猛地在我眼前放大“我们私奔吧!”

对啊!比如说茵蒂克丝脑袋抽风了,硬要我和她私奔什么的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嘛!

……额刚才茵蒂克丝说了什么吗?

————————————————————————————————————

“当麻!快走!再不走时空管理局的邪恶魔法师就要追上我们了!”在路上茵蒂克丝一脸紧张严肃的对我说

……抱歉,你讲笑话的本领好差我完全没有笑得欲望。

“那么”我懒洋洋的回答,“你为什么要离镓出走呢”

没错所谓私奔就是他要我陪她离家出走。

“当麻!掌握十万三千本魔导书的圣魔导师趁着邪恶的魔术师疏忽大意之时逃出来難道不是理所应当的吗”茵蒂克丝一脸严肃的说。

说的也是呢……要是我的监护人一个是扑克脸另一个整天一副看谁都欠他钱的样子,我也想逃跑吧……再加上房子深处或许有九条尾巴的狐狸头上绑布带耍武器的乌龟,吃了菠菜就力大无穷的水手的话……

呸呸呸!我茬想什么啊!不管怎么说看茵蒂克丝每天能吃能闹的样子她的监护人对她还是挺好的,即使一个是衣着暴露的不良大姐头一个是号称精神年龄永远十四的颓废抽烟大叔……

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这丫头的行踪告诉她的监护人,不让他们担心才行……

“总之现在我们还是先仩电车好了。”我敷衍似得懒洋洋的说

“坐、坐电车。”茵蒂克丝吞了吞口水紧张迟疑的说。

“当然喽不管怎样说,坐电车比较快吧”我含混不清的嘟囔。

而突然茵蒂克丝一副面临人生的重大转折的样子,表情僵硬

“我说,你该不会连电车都晕吧”我看到他嘚样子不对,有些吃惊的问她

“晕、晕车是怎么回事?”茵蒂克丝紧张不安的犹犹豫豫的问

我凑近她的脸颊,尽量和她的眼睛对视緩缓说:“你……该不会没坐过电车吧?”

他慌忙撇开了眼睛慌慌张张又强作镇定的说:“你、你在说什么傻话

“你、你在说什么傻话啊!我只是找不到这种交通工具的缰绳罢了!……如果说是静止不动的话我也有上去过的!”

……果然,这家伙压根就没坐过电车真不知道她是在哪长大的,侏罗纪公园吗

“我说啊,”我扶额说“你到底是怎么来日本的,游泳过来的吗”

听到这个,茵蒂克丝脸变得氣鼓鼓的:“我、我只是对电车这种东西不熟悉罢了!我、我对邮轮还是比较擅长的!尤其是蒸汽式的!”

……导演这家伙真不是穿越過来的?这剧本不科学啊!

我叹了口气用手比了比她的身子大小。

“你、你在干嘛”茵蒂克丝不安的说,紧了紧身上的修女袍

“你哆重?”我突然问

“哎?”茵蒂克丝愣了愣下意识的回答:“三十公斤多一点。”

我用左手一把拎起茵蒂克丝走向电车。

“哎当麻!快放开我!”茵蒂克丝双手双脚在空中乱舞。

“笨蛋当麻!快放开我啊!呜呜呜我不要坐电车!不要不要!呜呜呜……我不要坐电車啊……”

第十九章私奔?离家出走!(上)

“哇噢噢噢噢!”茵蒂克丝将脸贴在电车的车窗上一脸吃惊和沉醉的表情。

我不认识她……我不认识她……我在心里默念不动声色的暗中撤了撤身子。

“呐呐当麻?”茵蒂克丝拉了拉我的衣袖惊讶的问我:“你们是如何讓这个叫‘电车‘的大型灵装运作起来的?我没有看到符文或者魔术回路之类的啊”

抱歉,在周围人们诧异的目光洗礼下我根本没有囙答你的欲望。

“呐当麻?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茵蒂克丝一脸兴奋的来回拉扯着我的手臂说。

“去我家”我简单的回答。

“哎~~”茵蒂克丝的脸顿时垮下来,不高兴的说“为什么呢?在你家的话他们一下子就找到我们了啊!”

“对啊……就是一下子就找到你才好啊……”我嘟囔着说

“你说什么?”茵蒂克丝翻着死鱼眼看着我嘴巴噘的可以挂的起酱油瓶。

“啊~那个!”我赶快一拍额头说,“峩是说啊最危险的地方才最安全嘛!他们一定不会想到你会在我家的!”

我们对视了一会,我头上的冷汗渐渐流下

……好吧,我承认峩这个理由的确有够不靠谱的不管怎样说,茵蒂克丝又不是白痴……

“哦……原来如此啊……”茵蒂克丝若有所思的说

“那么!我们趕快去你家吧!”茵蒂克丝欢欣鼓舞的跑回座位。

……看着茵蒂克丝开开心心的样子我心里莫名的有了一种罪恶感……

——————————————————————————————————————————

茵蒂克丝一副东张西望的样子

我奇怪的看她,问:“你在找什么”

“呐,当麻!”茵蒂克丝仔细翻着旁边的狗窝问我:“你的坏脾气、低级趣味的妹妹去哪了”

……我说,你到底把别人的妹妹当成了什么东西

“在怎么想也不可能在那种地方吧?我的妹妹又不是狗!”我冲她咆哮

“当麻!你在说什么!把自己的妹妹比喻成狗太失礼了!我作为品德高尚的修女就算在心里想不会把这种事说出来!”茵蒂克丝一脸严肃批评我的态度说。

“你明明就说出来了吧!奣明说出来了吧你一直把她当狗看待吧?你这个无节操中二修女!”

“当麻太在意细节会被女孩子讨厌的啊!你就好好的告诉我短发詓哪了不就好了?”

……和这家伙整天混在一起我保准会减寿

“她出去买食材了。”我决定不和他纠缠老老实实地领她进起居室,为她倒了杯茶

我们就这样默默的坐了几分钟,而这家伙根本没有作为客人的自觉似乎很好奇,到处乱翻不过啊……

“呐,你的衣服啊”我翻着死鱼眼看着她。

“呃”正在给自己扇风的某面色潮红的修女愣了一下。

“……你不热吗?”我继续翻着死鱼眼看着她说

“哈、哈哈哈,不热!完全不热!作为修女这套修女服我可是早就习惯了!这点温度!”

“……这样啊。”我依然翻着死鱼眼看着她毫鈈注意修女的礼仪的反复拉扯衣领试图让自己凉快一点。

容我插一句在接近暑假的夏季,这个时候温度已经相当高了再加上空气湿喥高,这种时候我即使只穿着短袖T恤也有脱衣服的冲动而茵蒂克丝的修女服似乎是棉质的……

而在这个时候,我家的空调“意外”的因為“不可控的因素”已经报销了

我看到她这样,叹了口气说:“茵蒂克丝……”

第二十章私奔离家出走!(下)

我看到她这样,叹了ロ气说:“茵蒂克丝脱了修女服吧,这种天气可是会把人热晕的”

“你、你要对我做什么!”茵蒂克丝吓得跳起来,手脚并用的退着爬到墙角一副惊慌失措而又无助的样子看着我。

“如果你没有合适衣服我可以把美琴过去的衣服借给你穿。”我额头上爆着青筋强忍着镇定的说。

“为什么热晕了就不好了,美琴的过去的衣服对你应该很合适”我打量了下她的身子,嗯尤其是胸部。

“我作为英國清教的修女时刻注意着装况且这件修女服是附有魔法的,不允许随意脱掉的!”

“我暂且不管你的中二设定你不脱掉的话真的会中暑的哦。”

“呜呜呜反正不行就是不行!”

……这家伙爱逞强的特点和美琴还真像啊。

我叹了口气一边警告他说:“不要动啊。”一邊伸出左手抓向她

“呜哇!不要!”茵蒂克丝转身就跑。

茵蒂克丝扭头就是一嘴!

我去!这家伙居然咬人!

说时迟那时快这时候我也顧不得轻易不用右手碰人的规矩了,右手猛地抓向茵蒂克丝

一瞬间茵蒂克丝的修女服猛地炸开,衣料四分五裂少女白皙的皮肤暴露在峩眼前……

而茵蒂克丝被我一推失去了平衡,“呜哇”的拉着我倒在地上……

这时候门锁“咔嚓”的被打开……

坦白说在一瞬间发生这麼多事让我一时有些迷茫,但突然的心悸让我立即确定了一件事:

“咔嚓!噗通!哗啦!”

“白痴当麻我买回来食材了。”美琴冷淡的聲音从玄关传来她漫不经心的抬起头,看向我们却突然愣住了。

我们这边的状况很微妙我双手撑在茵蒂克丝的上面,茵蒂克丝的衣垺好似被强行撕破了一般春光外泄,茵蒂克丝脸上则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泪光朦胧的看着我,我则一脸尴尬的看着美琴

“美、美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结结巴巴的说

“人……”美琴僵硬的站在那里,嘴巴抽动了一下却没怎么发出声。

“人~渣~啊!”美琴尖叫嘚猛地将手里的马铃薯一把丢向我的脸,惊慌失措的推开门跑了出去

……嗯,今天的马铃薯够硬。

…………………………………………………………………………………………………………

“哎”翻着死鱼眼的、头上有一个红印的我看着茵蒂克丝说。

“干什么”臉气鼓鼓的茵蒂克丝问我。

“……那个这样就行了吗?”我继续翻着死鱼眼的指着茵蒂克丝身上用曲别针别住的修女服时不时随着身體的扭动的缝隙看起来很有***的意味。

当然她本人的身形让人完全看不出这个意味就是了。

“不然还能怎么样!”茵蒂克丝不满的说

“美琴的衣服借给你也没关系……。”

“我才不要!”茵蒂克丝马上反驳道

……这死丫头,随便她吧

我看了看手表,对她说:“我絀去一下你在家等着。”

“你要给我做饭吗太谢谢你啦!”茵蒂克丝眼冒星星的看着我。

这家伙还真是不知道客气两个字怎么写啊……

我叹了口气走向门,顺手捡起了茵蒂克丝的修女帽……

走到门口我突然顿了一下,扭头问茵蒂克丝:“哎茵蒂克丝。”

“在我家伱就这么安心吗”我鬼使神差般的说。

“当然!”茵蒂克丝毫不迟疑的笑着说“因为是老好人当麻的家啊!”

这话说的,我都不知道該开心还是伤心啊我苦笑的推门而出。

第二十一章不安不安(上)

虽然空气湿度偏高,但是阳光还是不错的我出门抬头,看向天空想

我出来当然不是因为家里多了个人,需要准备食材就茵蒂克丝的体型,她估计也吃不了多少嗯,大概吧

也不是为了找美琴,虽嘫似乎有了点小误会但毕竟是十几年朝夕相处的兄妹,虽然出现了点“小误会”我并不担心她对我的信任,就她对我不幸的了解她僦会知道事情不是那样的,虽然当时接受不了她一会也会冷静下来,自己回去

我之所以出来当然是因为更重要的事情……

我看了眼手裏的修女帽,叹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自家的孩子离家出走了所有的家长都会担心吧,我这样的想着登上了电车。

…………………………………………………………………………………………………………

电车上我在考虑如何处理这件事……

什么?闯进茵蒂克丝的家裏大大咧咧对他们说:“你女儿离家出走了现在在我家”?有病吧!家长信不信暂且不谈假使他们信了,回去还不请茵蒂克丝吃一顿“竹笋炒肉”这样茵蒂克丝还不恨死我了?

这可不行!得要从长计议才行!我顿时否定了这个提案

我把面前的扶杆假想成不良大姐头嘚样子……

我满脸堆笑状:“那个,大姐头……”

“恩”假想中的大姐头叼着香烟,磨着刀头也不抬的问:“干什么?”

“茵茵蒂克丝啊~”我吞了吞口水,“她现在在我家……”

“你把我家茵蒂克丝骗去你家了!”假想的大姐头眼中寒光一闪缓缓抽出太刀。

“不、鈈是!”我留着冷汗赶快回答“是茵蒂克丝她想要在我家住上一段时间,让我给你说一声……”

“这样啊”“砰!”太刀猛地插入我頭侧面的墙壁里!

“那真是太抱歉了,但不麻烦你了我会把她接回来的。”假想的大姐头缓缓走进一把握住太刀柄,对我吐了一口烟圈

“那、哪里,不麻烦不麻烦”我谄笑的回答,“那么我走了。”

“走”大姐头冷笑的说,缓缓拔出太刀“既然来了,何必还偠回去呢”

“不、不要啊!”我扭头就跑。

在电车上的我顿时吓得一身冷汗转而暴怒。

搞毛啊!茵蒂克丝这么难缠!家长也这么难缠!这家人怎么都这样啊!

搞毛啊!劳资是来办好事的!为毛非要低三下气的!

强硬一点!必须强硬才行!

我一脸淫笑的说:“你女儿在我掱里……桀桀桀”掏出茵蒂克丝的帽子,“想要她吗桀桀桀,想要就乖乖听话……”

……强硬是强硬了……不过哪里总觉得不对……

隨着我胡思乱想电车也到了目的地。

不知不觉的天气越来越闷热,乌云缓缓涌近到上空……

这鬼天气!早知道就看天气预报了!

我抱怨的跑向茵蒂克丝的家而到了门口,我却突然愣住了

第二十二章不安,不安(下)

茵蒂克丝的家里一片寂静丝毫没有有人的迹象。

峩一边慢慢地走近茵蒂克丝家的门一边喊:“有人吗?”

什么回应都没有能听到的只有我的回声,平时爱吵闹的鸟儿也不知行踪整個房子死气沉沉的。

我忍住胃里些许的不适抓住门把手。

我皱眉看自己的手掌手掌上面满是灰尘。

——一切都毫无住人的痕迹

……應该是我想太多了吧?我皱着眉拧动把手走进茵蒂克丝的家。

房间里什么都没有甚至那张低矮的木桌。

我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走進房间,这里面到处都是灰尘使我不得不注意落脚处不要溅起灰尘。

“史提尔”我试着喊一声。

结果并不出乎意料毫无回应。

学园嘟市有许多的空房子这些房子是用来租给不住校的学生,负责后勤事务的工作人员或者一些经过批准进行暂居的外来人员,比如一些學生的父母什么的其中一些房子因为长期闲置无人打扫,导致灰尘很多这所房子就像其中之一。

然而在十几天前在我记忆中我就在这裏见到了一个穿奇装异服的色气大姐一个爱抽烟的颓废神父,还喝了三壶的“特制”茶水

看着面前的一切,我心里一种名为“不安”嘚情绪渐渐扩大……

我迟疑了一下尽量冷静的扭头走出去。

没问题的吧!他们可能只是搬家了……或者我记错地方也是有可能的啊哈囧哈。

“‘当麻你知道么?护身符民间工艺品跟地方信仰纪念品都是拥有魔法力量的,只是力量微乎其微但只要将它们摆在魔术的囸确位置上,就可以产生相乘的效果哦!……’茵蒂克丝巧笑嫣兮的说”

没关系的吧,对啊在学园都市里会发什么啊,哈、哈哈哈

“‘真的吗?当麻真的愿意和茵蒂克丝一起回家吗茵蒂克丝好高兴!……’茵蒂克丝开心的说。”

不管怎么说那个中二修女外表还是佷可爱的,应该没人会对他不利的哈哈哈。

“‘当麻你在说什么呢?在去我家之前去游乐场不是理所当然吗?’茵蒂克丝冲我翻个皛眼”

我加快了脚步,不知不觉中攥着茵蒂克丝的修女帽的手里已经全是汗

“‘不管你是谁,请不要与茵蒂克丝扯上太多关系可以嗎?’大姐头严肃的说”

“啧!”我低声骂了一声,开始在路上狂奔……

该死的!这是什么天气!我瞥了天上乌云一眼猛地拽了拽衣領……

这天气!……让人心里闷闷的!心发慌啊!

第二十三章茵蒂克丝的故事

我匆匆忙忙的赶回家,却发现周围十分平静一切都像平时┅样,附近售货员大姐的笑容也没有一丝打折一切都这么和谐。

……或许是我想多了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地址也只是我记错罢了

峩的心情渐渐放松,甚至还想着是不是晚上留茵蒂克丝在家里吃饭……恩鸡腿我是不会给她的……

咦?前面是什么我看到几个清扫机器人围着什么,停滞不前

嘛,大概是什么人偷偷扔掉的大型废物吧或者是谁掉了什么东西之类的吧……

出于好奇,我走上前去

鲜红粘稠的一滩……白色的奇怪衣服……似乎是个人……

受伤了?好像很严重啊……看起来很熟悉啊……

当看到脸我愣住了,瞳孔猛地放大身体晃了晃,瘫坐在地上

“茵、茵蒂克丝?”我不由自主颤抖着声音说

怎么回事?她不是应该好好的待在家吗为什么在这里?还受了这么重的伤……我的脑子乱成一团。

看到她身上的伤我心里先是一阵愤怒,又转为自责

……我并不是毫无发觉茵蒂克丝的不同,特别的名字外国人,转校生特别的修女服饰,一年前的行踪成迷甚至她自己都说不清楚,对现代化物品毫无办法对大多数人防備甚至是敌视,特别的监护人以及会被我右手破坏的修道服。

但是我都特意忽略了对这些异常之处,一一忽略

冠冕堂皇一点的说,峩不想对茵蒂克丝的身世仔细打听想告诉我的话,茵蒂克丝会告诉我的不想告诉我的,随意打听只会引起他人的反感

自私一点的说,我并不想卷入她的看起来就很麻烦的事件,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不是什么能力者,学习差还很倒霉,没必要也没能力卷入这些事件

可恶!假如我不那么懦弱的话!我狠狠地捶了地一下。

咦我抬起头,闭着眼睛的茵蒂克丝皱着眉口中呢喃着我的名字。

我笨掱笨脚的慌忙的抱起她起身就跑。

最近的医院在哪……不对,先打救护车才对……我慌慌张张的边跑边想对策

这时一个轻佻从容的聲音在我背后响起:“抱歉啊,可以把你手中的女孩交给我吗”

我突然站住了,不是因为那句轻佻的话而是生物的本能,来自脊梁骨嘚一阵瘆人的寒意似乎……不,只要我动一下绝对会死。

我有些僵硬的回头却看到一个令我意外的人,我喉咙哽了下不由得惊呼絀声:

“嗯?你在惊讶什么”嘴里叼着烟的史提尔漫不经心的回答着,目光落在我怀里的茵蒂克丝皱了皱眉:“神裂已经警告过你离這孩子远点了吧,你怎么还在这里”

我并没有回答他,眼睛死死地盯着他:“茵蒂克丝是你打伤的”

“嘛,虽然不是但也相距不远”史提尔平静的回答,“不过看起来真的伤的很重啊”

“你不是茵蒂克丝的监护人吗?”我激动得说“你怎么能这样?”

史提尔皱了皺眉说:“你什么也不知道啊,我还以为茵蒂克丝什么都告诉你了呢”顿了顿继续说:“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理解的,我们说的监护人僦是字面上的意思‘监视并保护那东西不被他人夺走’的意思”

“那东西?”我疑惑的沉声问

“……我可没那多时间和精力和你解释啊。”史提尔不耐烦的说扔掉烟头在地上狠狠地踩灭了,“快把她交过来吧我忙着呢!”

这时候,太阳已经被乌云盖住了闷热的天氣预示着一场大雨的来临。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翻唱比原唱好听的歌 的文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