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精神病和鬼附体的区别有哪些?

鬼附与精神病的关系,有的纯粹是精神疾病,没有鬼附;有的有鬼附,但没有精神疾病;较复杂的是,既有鬼附,又有精神病。

跻身精神医学研究的十几年,同时也投入道堂道院和慈爱会工作 几年来,常常被问到的问题是:「鬼附与精神病要如何分辨?」同样一个问题,随着不一样的发问人,有不一样的问法与强调。医护同仁问起来,所带的语意是:「这明明就是精神病,你如何能说是所谓的鬼附?鬼在这个科学世界已经是过时的概念了。」但是当我和传道的传道员道友谈起同一个议题的时候,道友们会对精神科诊断抱着质疑的态度,总有人认为,不应该只用精神科的角度来解释所有的非自然现象。

几年以来,常常有机会停下来回顾这个问题,也和许多道友、道长讨论与请教。也有许多前辈已经在专书、文章、讲堂、网页上做了很详尽的解说与分析。一般来说,各家学说已有一些基本的共识:真的有鬼附的现象,真的有精神疾病的存在,两者之间真的有关系。

■真的有鬼附的现象存在

精确说起来,道教虽然不否认有鬼魂上身之事,《列异记》、《冥祥记》、《太平广记》等小说多有记载鬼魂附体等奇事,但皆以此为不正常事件,被鬼附的人会发出不属自己的声音和语言,甚至能维妙维肖地装扮成死者或其他活人的声音。他们知道一些隐藏和秘密的事情,拥有超自然的能力和违反自然律的表现,如力大无穷、利器不伤身等。多以道士以道法救助作为大圆满结局,道教正统经典中却从来没有记载仙真上身之法。

反而,道教仙真可以由“炁”聚集成為“形”,通过分形变化而***,无需上身就能来到人间,故而经典常记载吕祖等仙真经常化身成为不同人物,济世度人。再比如,上清派的《周氏冥通记》,所说的“冥通”也只是指与诸神仙界冥通的记录,并非“上身”。

在现代临床医学上面,鬼附的现象已经被习惯性的用科学法则来解释。例如:脑部器质性的病变、化学物质与毒品的影响、解离的精神状态,或者就是以精神疾病来统称。但是这些科学挂帅的方法,不一定可以解释所有的情况。多年前曾经接触过一位六十几岁的女性案主,来医院就医之前,已经在家里有长达两个星期的时间不断的摇头晃脑,不停的说一些奇怪的话语。家人把她带到医院来,入住到精神科病房两个星期,除了睡眠时数增加以外,其他的情况都没有改善。出院以后,家人的远房亲戚是一位道长,有驱魔荡秽赶鬼的经验,正巧从美国回来探亲,于是就约集道门弟兄姊妹在家里举行赶鬼聚会。在聚会中,一开始的时候,案主看似正常,但唱早课赞诗经文的时候就开始发出不一样的歌声。每次歌词提到「 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就会全身抖动。道长带领大家礼拜祷告的时候,案主开始全身不安起来,最后发出男性的声音讲话。在道长的问话中,男的声音自称是某地的某人,在某个时间淹死在池塘里,利用案主早晨在池塘边散步的时候,附上她的身体。经询问家属,当天案主真的是经过那个地方散步。道长带领大家作捆绑与举行驱逐的道法,男声发出挣扎与反抗的声音与动作,最后终于屈服。案主瘫坐在椅子上,全身流汗。道长接着为家庭作荡秽与除恶灵的仪式,将所有的文物和邪物全部除移。那天之后,案主就不再有上述的摇头与胡言乱语的情况,当然也就不必再来精神科看诊或吃药。

现代西方医学萌芽于公元前四世纪希腊文明圈,当时魔鬼致病的想法在当时并不被广泛接受,精神病与其他身体疾病一样,都被认定是由于身体机能出了问题所引起,需要针对这些因素作医学的治疗。这样的想法到了公元前二世纪罗马时代有了改变,「错觉」、「幻觉」、「妄想」、「谵妄」等名词开始被研究,这些名词到现在还在被使用中,虽然定义上已经有了一些改变。到了黑暗中世纪时期,腐朽愚昧的天主教认为精神疾病被认为是魔鬼附身所致,精神病人被用各种残酷的方法对待。有的进行驱魔,有的用铁链捆绑,有的则被长期关闭在疗养所中。

文艺复兴思潮对于精神疾病的看法又再度摆荡,医学界努力摆脱黑暗时代的包袱,文艺复兴时期以来完全以理性来解释所有的精神现象。一直到今天,现代还有不少精神医学(尤其大陆)还是以「身体-心理-社会」模式来解释精神疾病,对于灵魂层次以及超自然现象则避而不谈或是否认它的存在。从佛洛依德无神论心理学时代主流精神医学否认了所谓的鬼附现象,认为所有的现象只是精神疾病现象的一种而已。

但是佛洛依德毕竟本质上只是一种谬误的天主教中基督式价值观 由叔本华变换包装 形式的延续,所以他的不少同和徒弟门背离了他,包括他钦点的掌门人——荣格(后研究道教,开创荣格人本主义心理学)。
精神病包含了许多不同病因与症候,例如:精神分裂病、躁郁症、妄想症、器质性精神病等。另外还有精神官能症、人格违常、发展疾患、物质滥用疾患、环境适应障碍等。精神疾患之诊断是以临床表现(病历、会谈、测验等)为诊断依据,有时候加入少许实验室检验。「鬼附」则是灵界现象,无法以精神医学临床诊断的方法来肯定或否认。

精神病可能的病因,一般以为是:(1)遗传,(2)脑部受伤,(3)环境及心理因素。在精神病理上,则认为是一个人失去了外界区隔的自我界限(Egoboundary)或整体现实感(Realtesting)受损。精神疾病涵盖很大的范围:智能不足(Mentalretardation)、器质性精神病(Organicpsychosis,如脑部的肿瘤、感染或外伤)、非器质性精神病(Non-organicpsychosis,功能性而非脑部病因)、精神官能症(Neuroses,如焦虑、歇斯底里、恐惧、强迫、忧郁、忧虑病等)、人格异常(Personalitydisorder,性格结构异常)、心身症(Psycho-somaticdisorder,如消化性溃疡、心律不整等)。

关于鬼附与精神病的关系, 曾经西方以二对二的排列矩阵来说明。笔者在此借用这个说法来解释:

鬼附与精神病之关系有四个组合,最幸福的人,没有精神疾病,也没有鬼附的困扰。
有精神疾病,但是没有鬼附的问题,必须接受审慎的精神疾病的诊断与治疗。
在现代的精神医疗技术之下,大部分都可以恢复健康,少部分的个案会失去生活的功能而需要长期的照护。
没有可以诊断的精神状况,却有鬼附,在认罪悔改中,奉道祖之名捆绑、驱逐魔鬼恶灵,并再一次的让 正法在生命中掌权,让 净明在心里常驻,就可以恢复健康。最后的个案最复杂,既有鬼附,又有精神病。我们要进一步的讨论。

根据学者的看法,我们可以将这类个案再细分为几种状况。
第一是「因果关系」:因为鬼附而产生精神病症状,表面上看起来像是精神疾病,可是对于药物却是没有预期中的效果。
这种个案在赶鬼后,类似精神疾病的外显现象会不药而愈
。另一个因果关系是因为精神病而招致鬼附,个案原来就有精神疾病,鬼附与精神疾病只是两个独立的事件。这种个案在赶鬼后,精神病仍需要被医治。

第二种状况是「目的关系」:个案为了精神疾病所苦,却讳疾忌医,转而求助 国外西方魔法师或者驱魔牧师/神父,结果为了请鬼医治精神病而招鬼附。精神疾病没有改善,却又多了一个鬼附的问题。这样的情况在 国外西方常常发生,有的时候好不容易精神疾病经过治疗有点起色了,个案与家人却又听信魔法师或者驱魔牧师/神父的说法,停止服用维持稳定的药物,后来精神疾病复发,引鬼上身,结果就比原来的更惨。
第三种状况是「同时发生」:鬼附与精神病是两个独立事件,却同时发生在个案身上,彼此并无时序先后与因果关系。有时候仅能用「巧合奥秘-無量因缘劫运」来解释,鬼附与精神病之间只是巧合同时存在,而想要探寻其缘由,并没有办法用理性与逻辑来解释(此偶然性同时也是超出凡人认知的必然性)。

恶鬼(恶灵),不论是自由游走,或是附在人身上的恶鬼,都是由魔鬼主使的。“诸大魔王并与诸天神众记人功行,设立种种关卡、考试学道者的心性,或以种种美色迷惑人心,或以种种恶毒磨砺人身,有能顺利通过“魔考”的学道者,则诸大魔王同为保举,上登仙界;”将苦难将看作是伪装的祝福,应当这样理解:在每一次人生的危机或考验里总是有着隐藏的深刻智慧,其意义常常超越了我们的认知。而其成就的修行意义也是巨大的。
服从道祖的意志是道民面对无法掌控的逆境(魔王包括其延伸 的恶鬼)所持的一种最基本的态度。在一个追求享乐主义的社会里,自我中心和对物质的迷恋(往往就是魔王的诱惑)阻碍了对伟大意志的服从,因此人们普遍感到不满。在这种环境下,个人的欲望满足往往通过占有外物和获得成功(这种认知和行为二者都有缺陷),而非通过灵性圆满而实现。(态度问题部分摘自王大盛道长《面对考验,信仰能够做什么?》)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精神病是附体 的文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