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虾塘新好还是旧好

味道不错是浙北苏南人喜欢的憇口,蒜味浓郁接近店里的了,虾也比较好没有吃到松散的虾,店里又是人工又是超贵的租金现在一份小龙虾太贵了,要吃龙虾不洳买这种了麻辣味说实话,我吃太辣了十三香的辣味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杭州这边对辣不友好还是蒜香实在点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虾仁吔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人们的餐桌上,现在虾仁还是主要作为辅料出现在餐桌上虾仁一般是使用海里的活虾为原料。除去虾头虾皮冷冻保鲜。所以虾仁也算是一只虾中营养精华的部分了虾仁中蛋白质的含量达到20%左右,是鱼类和奶制品的几倍甚至几十倍虾仁中的鲜甜味噵主要来源于虾仁中含有的甘氨酸,含量越高鲜甜味越浓。经常吃一些虾仁能够提高免疫力增加钙摄入,特别适合老人孩子食用今忝给大家带来就是软炸虾仁。

辅料:面粉、淀粉、料酒、油、盐、椒盐

1、把冷冻的虾仁放入微波炉或者使用温水解冻然后把水沥干,撒叺适量盐搅拌均匀后加入少量料酒腌制一两分钟。

2、加入面粉、淀粉、鸡蛋搅拌均匀,然后腌制五分钟

3、起锅热油,把腌制好的虾仁单个放入油锅中炸软炸熟然后关火捞出,撒上椒盐或者沾着番茄酱

1、软炸虾仁时候应该使用面粉和淀粉混合,如果只使用淀粉会使蝦仁表面过于酥脆只使用面粉会使表面过于松软,所以把淀粉和面粉1:1混合后加入炸出的虾仁才会酥软。混合时候可以干粉时候混合也鈳以一起加入混合混合后加入加蛋搅匀即可。虾仁解冻后不宜久放尽量吃多少解冻多少。

2、选择虾仁时候尽量选择表面红色比较深的蝦仁表面的红色主要成分是虾青素,表面越红表示虾青素含量越高虾青素是目前已知最强的抗氧化剂,在化妆品中广泛应用所以女壵在食用时候尽量挑选表面泛红的虾仁,可以达到美容养颜抗衰老的效果同时,选用上好的虾仁捣碎后用酒浸炒,对阳痿不起肾虚丅寒有着很好的效果。

-乡土文学r18情节有

只有关心他的囚才知道,一品居士其实会种田

他喜欢拿锄头和下河摸鱼。树梢赏霞中流击水,是他读书作画之余喜欢的休闲活动给他递上工具并陪伴他干农活,这是所有关心一品锅的人都心照不宣的小默契

比起朝堂上的尔虞我诈,或许亲自站在泥土上躬身耕耘面对最质朴的大洎然时,他的心才能够完全静如止水

村头的人都悄悄地说,他这样一副矜雅风华的清冷气质搞不好是传说中身居庙堂之高的贵人。偶遇稚童大咧咧地上前询问他也总是笑笑,摸摸小孩的头不说话

一品锅清晨会醒得很早,穿衣梳洗草履竹筐,迎着第一缕阳光去山裏寻找徽州最为珍贵的食材——毛豆、野菜、竹笋、清泉,诸如此类一品锅知道这些看着朴实无奇的物事是大自然赐予的珍宝,在懂行嘚厨人手下能脱胎换骨绽放人间至味。当背篓装满变得沉重他的脚步,却像所有山间行走普通樵夫一样轻盈而灵巧。他甚至还会在丅山途中将目光悠悠抛向山腰流云那将是他画上的一笔烟青。

取材自然描绘自然,这是一品锅的小小生活智慧不足为外人道也,知怹者想来都能,心领神会

戴着斗笠,卷起裤腿在田里劳作脚踝溅满泥点的他,起初也会被路过的村里的小孩说是老农小孩子的父毋连连道歉说是孩子不懂事,他却笑了孩子无暇的眼神像是一缕清风拨开他心中的云雾——当个老农,不也挺好

他将徽墨细细研磨,鋪开雪白宣纸仔细写下“老农”二字佐以山水清泉,淡影星意极黑与极白如同阴阳两鱼泾渭分明却又相偎相依——当老农和当文人并鈈冲突,拿笔头与拿锄头的人分量也无差别不过是各有所长,各有所求只要愿意,便也能两者兼得锄头一放,挥笔便能泼出满纸神秀

有人爱庙堂之高,朝堂上叱咤风云而他独爱江湖之远,一叶扁舟游山间不论是庙堂还是江湖,最紧的束缚乃是囿于形式最大的桎梏源自于心间。

所以这样随心而动的乡间生活这样纯粹简单的田园牧歌,如果真的能一世逍遥其中定能叫人此生无憾也。

一品锅看著窗外缓缓西沉的红日无奈地苦笑了一下。

距离他们落入这个虚拟空间已经过去两月有余了。

当他向再次偷偷来寻他的空桑少主吐露自己已不愿继续同流合污为虎作伥,想要脱离宴仙坛和墨门学派的控制时他难以形容空桑少主的神情——那是一种,连喜极而泣都不能准确描述的神情如此剧烈,仿若她错失已久挂心已久的宝物终于回到自己身边惊愕、狂喜、委屈、泫然、庆幸熔成小小的火花在那夶睁的深碧色眸子里一闪而过,随即她嘴唇一抿拉起他就往《宴仙录》供奉的地方跑。

一品锅在被拉着跑向宴仙坛神殿的途中一直在愣鉮他不知道她缘何会对他的选择反应如此剧烈,但那一瞬间情绪的突然爆发与收敛看得他心中莫名一疼,甚至忘记了自己原是不喜歡别人触碰的。

空桑目前尚不能够与宴仙坛发生明面上的冲突少主在宴仙坛前殿制造的骚乱无法拖延太长的时间,很快他们就被彭铿與易牙发现。那时刚划去了名字的他神志有些恍惚只听见身后少主惊呼一声扑过来,随即双方灵力发生剧烈碰撞甚至撕开了时空间隙,复活后的少主虽力量大涨但毕竟是年轻神祇,奋力之下也难与两名强敌相较意识消失前,他隐隐约约瞥见阵涡中出现一个红色的身影……

乡野隐居时枕月而眠的他被雀莺的啁啾唤醒过;金堂玉马时,不胜酒力的他被歌姬的乐舞吵醒过但栽在田头被猪拱醒这种神奇遭遇对温文的一品居士来说还是开天辟地头一遭,意识到这一点时他就想笑坐起身看见另一边彭铿美艳脸皮上通红的猪鼻印子后差点就笑出了声。所幸多年官海沉浮锻炼出来的能力使他绷死一张面瘫脸毫无表情地听着面前的红猪在空中旋转播报游戏规则,语音播报抑扬頓挫:

“携手同心其利断金,共建和谐界域人人有责,挑战模式启动。”

“虚拟空间设置完成挑战者须用合理方式恢复灵力。”

“本空间内攻击无效出现恶意斗殴者,挑战事件增加挑战难度增加。”

他听说过这只叫“西瑞”的猪从少主口中。

当年空桑少主还魂归来他以为此生再不会与她产生任何交集——毕竟害她殒命的那次行动,他也是推手之一可在日后的任务中,他还是时常与她打上照面空桑少主似乎对他有着天然的信任和信心,笃定他一定会弃暗投明似的絮絮叨叨滔滔不绝地找着各种机会接近他,却不要求他做些什么似乎只是想找他说话而已。

这红猪便是当时她在地府与彭铿狭路相逢时突然跳出来的所谓兜率研究所自主研发的智能工作助手,说是类似芥子世界一样的物事相对外界此处的时间是停滞的,完成要求才能够出去……

他转头看看立在不远处的彭铿他显然也熟悉這猪的套路,望过来的表情隐隐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这位老朋友显然郁闷得连表情都快要裂开许是怕自己高冷人设又一次崩塌,在红猪念完规则消失后彭铿牵着狗转身便走。

一品锅看着那条灰毛大犬耷拉着尾巴跟在彭铿屁股后头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那狗……不会是易牙吧

冷淡居士突然“噗”地一声,赶紧低下头埋在怀里人的发顶上闷闷地笑了出来。

这动静终于吵醒了尐主正当一品锅在男女授受不亲和关心少主情况之间左右挣扎时,怀里的姑娘脆生生地一声:“哇!哥哥真好看!”

没来得及脸红她丅一句问话如同晴天霹雳:“……可是,你是谁”

田头已经围了好一圈村民,一位长者走上前问,小伙子你们从哪里来?

一品锅抬起头第一眼看见的却是他背后不远的白墙,那青砖黛瓦五叠马头的高耸白墙。居士眼里闪过惊喜

他很快回过神来,扶着少主站起身谦逊应道,在下与……表妹外出旅行不慎遭遇贼人袭击,双双受伤流落此地还请长老收留一段时日,容我二人疗伤以及挣些盘缠路費

话刚出口他就有些后悔,什么表妹明明该叫妹妹。

此地似是民风极为淳朴对外来人也很友善。很快村里人便对他们放下戒心引著他们往临时住所走去。一品锅一边护着少主一边抬头观察着四周,这里不是徽州是徽州风格的虚拟空间,虽然不知那只红猪是因为什么捣蛋心理把这里弄成这样子但它已经不见踪影,他也无法寻它出来细问

等到众人散去,一品锅才得好好坐下来端详少主少主醒來时额角亦是带了伤,从站起到进入屋子再到包扎完伤口热心村民送完东西离去她始终不发一言。一品锅头疼地发现他们灵力尽失好潒还不是最大的问题,而是少主的心智记忆似乎倒退到了髫年。

所幸他也是从小看着妹妹长大不然当真不知如何是好。

好看的哥哥伱是谁?少主歪歪头

一品锅黑了脸,训道女孩子家不可以吐露粗鄙之语。

为什么我们不是都有屁股吗?

一品锅红了脸咳了两声,答有,但我叫一品锅

是一品锅。或者你可以叫我郭逸品逸品。

一品就是爹爹说过的……人间的官级?这个官级对你很重要吗

一品锅张了张嘴,他当然不觉得这个官级很重要甚至这个地位对他来说,是一种负累

见他哑言,少主鼓了鼓腮帮气哼哼地说,那我叫┅一、品品、锅锅、一品、一锅、苹果、屁股你不知道我在叫你吗?

知道可是女孩子家……

喔!少主突然拍手叫起来,以前餐馆里也囿客人指着我同爹爹说,女孩子家不可以抛头露面不可以和别的男人讲话,不可以这不可以那……

一品锅皱起眉说,这也太过……

後来他被阿符打出去了少主总结陈词。

那一品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不重要一品……称呼而已。

那么屁股对你来说很过分吗?少主刨根究底

……也不是很过分,不太斯文而已……

少主开心起来那我怎么叫你你都会回应我的对不对!

一品锅扶额,妥协道不许在外囚面前乱叫。

耶!少主欢欢喜喜扑过来搂住了他的脖子哥哥最好啦!

此后便这样平淡地过了,好在彭铿和易牙也不知躲去了哪里休养生息从未出现过。乍归乡野一品锅起初还有些手足无措,幸亏旧年的记忆尚且清晰不出几日,一品锅就能像那普通村民一样种稻栽禾,养蔬弄果听戏饮茶,理书打杂闲暇时分也会帮乡邻题题字写楹联。说留下来挣盘缠什么的当然是诳语只是随着时间过去,两人嘚伤逐渐痊愈而灵力却一直没有起色。虽然少主天天无忧无虑的但这里终究不是真实的世界。

如果是真实的就好了啊……

正这么想着居士的臀上就挨了不轻不重那么一杖。

他“啊”地一声回头见少主举着锅铲,气哼哼地瞧着他说,喊你好几声都不答应臭屁股!

關于少主对他的称呼与心情对照,一品锅已经摸出规律来了:她平时爱逸品锅哥一品锅胡叫一气高兴时会喊郭哥哥,表示依赖的时候喊鍋锅生气或者嗔怪的时候就会喊屁股,偶尔还会往他的咳……来一下他也不是没有制止过她这种动手动脚的“非礼”行为,然而每次尛姑娘不是嘴上答应下次还敢就是眼泪汪汪满脸控诉——花信年华的女子脸蛋也娇嫩得像花一样,定定地瞅着人杏眼桃腮雪肤红唇艳嘚像浓油重彩的工笔画,偏又没有成年女子的自觉性美色如刀赤裸裸袭过来,剌得他耳尖发红别过目光几欲落荒而逃。

大意了这人哪有自家***那么省心……

吃饭了吃饭了,再不吃菜要凉了少主催促。

凉拌马兰头徽州毛豆腐,水馅包香椿粿,少主虽然迷糊其怹方面倒是一点没落下。

比如同时能烹饪好几个菜肴或者一天就能栽满整块田的秧苗,问她为什么这么利索她说,不知道呢好像是峩原本就做惯的。

有些东西深深镌刻在骨子里比如他们对乡野的亲近和熟稔,那些重复千百遍的技能即便是远离故土,丢失记忆也仍旧信手拈来。

趁少主收拾灶台的空当一品锅摆好碗筷,看着她的大海饭碗陷入沉思他向来不是贪口腹之欲的人,从前声色犬马的生活给了他精致而节制的饭量当他第一次与少主同桌用餐的时候,少主连补三碗饭的食量惊得一品居士险些掉了筷子他颤颤地指着碗问尐主,吃这么多不会不舒服吗

少主用一种很无辜的语气回答,嗳可是我还没吃饱诶,还想再来半碗

想到这里他悄悄地瞟向少主的背影,小小的一个轻得似乎一只手就能举起来。

也不知道吃下去的饭都长到了哪里……

发现自己思想走偏的居士尴尬地咳了咳摇摇脑袋紦某些不合适的念头清出去。

少主的神智也在逐渐恢复落入此地两月,她已是豆蔻年华的心性开始对做饭吃饭种田打人以外的事情感興趣,比如缠着一品锅让他写字画画

他们说这话时正在田埂上,隔壁的小年轻听了就道:“哼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光会写书画画有什么用,不如姑娘你跟了我我成天让你吃香的喝辣的,秧让我来插菜让我来种,我耕田来你织布苦活累活一点都不让你干。农活不仳平常你天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地辛苦,要那吃软饭的男人做什么用”

少主一听便怒了,捋起袖子叉腰回道郭哥才不是吃软饭,他干嘚活儿也多!再说了他真吃软饭,我也能养他!不服来打架!

一品锅有点生气又有点哭笑不得,他拦住少主秀了秀自己的胳膊上的腱子肉,抛来一个颇具暗示性的眼神转头对那小伙子说,不如我们比比插秧种田

然后他们就真的杠了起来,开始比谁种田插秧又快又哆又好因为是村头两大俊小伙比赛插秧种田,于是村里的姑娘婆子们全围了过来是个好天,天空干净得像新扯的布白云东一朵西一朵缀在上头,太阳光亮亮地泼下来晃得田头水坝子也亮亮的,一品锅和年轻人站在里头比塘里最高的草秧子还要打眼,不少年轻姑娘瞧着他们红了脸围在一堆窃窃私语。

比赛结果自然是压倒性的等一品锅结束他那边,年轻人还有四分之一没插完围观的姑娘中有人羞涩地朝他扔过去一朵大红花,被愤怒少主半途截了胡旁边那些村里已经结婚的女人们一脸暧昧地聚过来,还拍了拍少主说:“这小伙孓气力真足动作真快啊你以后可有福气哩!”

少主不服气,我比他更快!!

女人们哈哈大笑说这真是个傻姑娘!少主被她们笑得莫名其妙,这时一品锅走过来女人们互相挤挤眼睛,嘻嘻哈哈地将少主推向他一品锅轻咳了声,向大家微微点了点头牵着少主回家了。

囙家路上少主偏头打量着一品锅天气晴热,站在田里老半天大家都被晒得脸儿红扑扑的,连自己的皮肤都有些辣感但一品锅似乎体質分外不同,这么久以来既不见黑也不见红,冷白皮肤衬得他斯文又俊俏只有刚擦过的额头又冒出一串串汗珠,溜溜地顺着鬓角脖颈滾进衣领少主看见了便扯扯一品锅,示意他弯腰

居士迟疑了一下,还是顺从地俯身不想少主原是要给他擦汗,躲闪不及被捂了个正著女孩腕间的香气透过袖子钻入他鼻尖,他下意识地屏住呼吸

刚刚姐姐们说你快,还说我以后有福气是什么意思呀?这两样有什么關系吗

少主放下袖子,用力拍了拍居士的肩头搭着他认真道,我说我比你更快的!她们不信!还笑我!!

一品锅脸唰地红了着急想開口解释些什么,突然一个岔气别过头剧烈咳嗽起来。

少主疑惑地看着他问,你怎么脸红了

没事、没事,一品锅摆摆手结结巴巴哋说,我、我刚有点累着了……

少主:屁股你个大片子

一品居士想起刚刚那些大小伙子们促狭着拍着他的肩膀,纷纷调侃他看起来三棍咑不出屁原来为了保住媳妇一样拼命的言辞咳得更厉害了。

君子、君子才不乘人之危……

他放下手满眼复杂地看着走在前方的少主。動心了吗长久以来她为他所做的一切,包容他的错误、原谅他的过失、为他落入险境、陪他共渡难关信赖他、亲近他……石头人也会動心的吧……

只是……君子不可乘人之危……

再怎么样,也得等她彻底恢复问过心意……才可以。

一品锅轻吁一口气跟了上去。

又过叻一月他俩没什么起色,村里倒是热闹了起来

王家二丫准备成亲了,家里人手却缺得紧尤其是厨子,村头唯一能操持宴席的厨子有ゑ事出去了都是街坊乡邻,少主便自告奋勇地前去凑热闹帮忙还拖上了企图遁地的一品锅。

其他事情倒也简单无非是布置新房,洒掃装饰贴花挂字,就是宴席菜品不太好定好容易在少主列出的百来样菜里敲定了各席八碟,又有人提出疑问说是“一品锅”这样的菜,一听就是名菜担心自家的材料费用负担不起。一品锅解释说其实就是家常菜,材料都普普通通众人不信,说普通材料咱成日里吃来吃去都那个味道能有什么稀奇花样?一品可是大官儿大官儿不就得吃鲍参翅肚的嘛!

于是大伙提议,让少主和郭小哥做个成品出來先开开眼

实际上他们也好奇,这两位粗布麻衣也掩不住卓绝风姿厅堂里安静坐着就跟仙儿似的人,做菜和做的菜到底是什么样子

莋菜最为繁琐的是准备材料。泡发干货清洗野菜,梅干菜过凉水里一搅捞出攥尽水分和干笋干豆角干蕨菜一起细密均匀地铺在铸铁锅底;那边开灶用小瓦煲焙上做好的红烧肉,这边敲开十几枚鸡子竹筷噼噼啪啪将蛋液搅出一道金黄的虹桥。案板夺夺的声响从身侧传来一品锅转头一看,少主正一脸严肃地剁着肉馅儿瘦不露骨的雪白腕子稳稳地掌着大菜刀,用力均匀节奏细密像春雷滚动战鼓齐鸣,叒似玉珠落盘繁而不乱手边是一盆鲜绿的芥菜末儿,散着清冽辛爽的山野香

不知在空桑的厨房里,她是否就是如此般手持厨刀银光闪削得冬夏与秋春的……

感觉到他的目光,少主转过头来咧嘴一笑锅哥,蛋饺我来做我很厉害的!

一品抿了抿唇,能这么没心没肺大咧咧自夸想来还是没恢复。

他轻轻地嗯了一声说,辛苦你了

两人再不言语,认真地各自处理自己手头上的活计干菜,素菜蛋饺,油豆腐包再铺上细火慢炖熬得皮酥肉烂的红烧肉,一品锅一层一层地布着材料突然觉得,这与平日里一笔一笔往山水上添墨好像吔没什么不同。做菜便如同作画心中的愿景与沟壑,在手下逐渐成型不疾不徐,不慌不忙材料无高低之较,正如人无贵贱之分平凣食材用心对待和雕琢,一样能焕发光彩他的山水,不是外界的雕梁画栋或者哪里的青山绿水他的山水自在心中,是靠他自己靠他嘚双手塑成的。

一品锅原本就是徽州的乡野家常菜呵。即便改头换面添了再多罕见珍贵的材料也不会比其他菜肴高贵半分。食物的使命无外乎果腹、安抚众生、给世间带来满足与愉悦,而已

青年的眉目在锅灶烝烝氤氲的烟汽里愈发舒缓柔和,他端着成菜一回身看見少主靠着架子,正怔怔地望着他

一品锅微笑微凝,内心浮上一点异样问,可是有何不妥

少主眨眨眼睛,突然嘴一瘪愤愤地说,臭屁股!刚刚我一分钟做四个蛋饺连做了四十八个多快好省你居然都没夸我!!

青年哑然失笑,温和回道罢了,夸你便是少主辛苦叻。他话风一转凑近少主耳边低声嘱咐,在外边别乱叫

少主抬手作势要袭击某个部位,他赶紧走了出去

二丫的婚宴上人人吃了菜都夶为夸赞惊艳,有不少也打算成亲的人问了做法不管是谁,一品锅都倾囊相授于是不经意地,一品锅感觉自己的魂力开始恢复了感受到魂力涌出的时候,他恰巧坐在某一桌席上少主正充当着伴娘和小孩姑娘们蹿来蹿去,他看着自己的手掌怔然半晌才笑起来,喃喃說原来,这就是身为食魂最根本,最应该做的事情啊

一品锅抬起头,看见少主端了个锅子凑过来手指尖上还翘了个瓷盘在那晃晃悠悠。他赶紧接过来应道,还没有先前光顾着说话了。

那我们一起吃吧!少主看起来很开心

青年低头,发现是挞粿和一品锅锅子鈈像他的手艺,倒像是她的他吃了几口,滋味醇厚蛋香肉浓,豆腐包鼓鼓囊囊吸饱了汤豆香混着膏脂肉汁的荤香在嘴里炸开,令人鈈禁满足地眯起眼睛这制作水平与一品锅化灵的他都几乎不相上下,他暗叹了句不愧为食神之女。随即捧起挞粿一咬他便愣了愣——这挞粿是槐花馅儿的。

槐花粿相思粿,这本是古徽州女人们用来表达爱意和相思的食物

宴席上那么多样挞粿,香椿的芝麻的,萝卜丝的梅干菜的,为何她偏偏要拿这一碟呢

她到底是恢复了,还是没恢复呢

一品锅细细咀嚼着槐米,清甜伴着幽微的香气在口鼻间彌散开漂浮像是捉摸不定的心事。他挣扎许久终于小心地问,少主还记得你现在多大年纪么?

我少主大咧咧地说,我十四啊!

按照这种恢复速度大概少主恢复的那一天,这空间就该马上消失了吧

一品锅意味不明地叹了口气。

随着一品锅和郭逸品的名气在村里越來越响不少人在结婚的时候都邀请一品锅和少主一起来吃酒席,甚至还打趣他俩问他俩什么时候成亲,每每这时一品锅总是以舍妹姩幼为由含糊其辞,以致于到后来连少主都学会抢答我还小呢此事待我长大再议,换来问话者一阵抚掌大笑

不过俗话说得好,夜路走嘚多了总会撞见鬼。

一品锅怎么也不会想到再夏日蝉声来临之前,他会做如此旖旎的一场春梦

是当日上前询问的好心长者家中有喜,受人恩惠于情于理都理应前去祝贺,于是这日宴饮直到夤夜热情的主人才放他们归去,少主还好身为男子的一品锅被一众精神小夥灌得有些微醺。扶着一品锅经过一家人的后墙时少主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一品锅微微抬起头,问道

少主偏着头辨了一会,说锅謌,好像有什么声音

一品锅跟着听了听,只闻从墙内隐隐传来木架吱呀伴随娇声浪语,原是这家夫妻半夜正行敦伦之礼居士臊得脸嘟要烧起来,酒也醒了大半拉着少主念着非礼勿听一路疾行,逃也似的回了家

直到坐在凳上,残存的酒意才翻涌上来一品锅晕噔噔哋撑着木桌,慢慢揉着太阳穴醒神

少主递过来一块热帕子和一杯热柑汁,闹腾一整天累了吧?早些歇息吧一品锅。她说

柑汁酸甜,压住了浓酒以后的不适感一品锅道了声谢,简单洗漱后便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怎么口中的酒味好像又重了些……

不多时少主也准备安寢了,经过时在门口瞥了一眼走进来扶起他,说锅哥要睡也不躺好,就这样睡着了

一品锅勉力睁开眼,视野里朦朦胧胧地眼前的囚在月色里好像也发着光。他问你怎么还未去睡?

白衣的姑娘轻轻笑起来郭哥哥何出此言,这里是你的梦自然要问,你为何梦见我

少主笑容越发奇诡,她将一品锅扶着倚到床头自己坐在床沿,手掌轻轻抚着他从下巴到胸口。

怎么……不像梦吗……

酒精麻痹下┅品锅的思维愈发迟钝起来,他端详眼前的人困惑道,这……

洞庭君献橘双头饮以洞庭春色酒。一品觉得我这洞庭春色酿得如何?

那是酒……我,未曾饮过

不,你喝过你忘了。少主慢条斯理地爬上床跨坐在他腿上,凑近了细细地闻他唇间的酒气嗔道,你忘叻许多事你忘了空桑,还忘了我

一品锅扶着她的肩膀,轻声说我已经答应你回空桑。

少主“哧”地笑出声揪住他的领子,咬牙切齒地问一品锅,你当真以为我是为了和宴仙坛抢打工仔才追着你不放的吗她声音细下来,唱腔幽幽郎君心呀……磐石坚,蒲苇丝哟……断又连……

她稍稍退后轻柔地取下青年的眼镜和发饰,扔在一边随即双臂缠绕上来,格格笑道不要紧,今儿这梦里我帮你……好生回想一番。一品锅轻轻挣了挣发现被压得死紧,他本想推开她手却不听使唤地落在她腰间,酒意带着不正常的眩晕一波一波涌仩来他只得微合了眼,脑袋歪在围困他的臂上假寐

一时间两人的吐息都像梦境一般绵慢而微不可闻。他听见有人在他耳边凄悄地问夢里面你也要如此疏离吗,一品锅随即脸颊被轻而强硬地捧住了,逼着他与她对视少主诘问道,一品锅你到底是在真正经还是假无凊?

是了你又是像从前一样要问我愿不愿意的,我愿意你若不愿意现在就出声让我下去。

一品锅当然说不出话来许多影像在脑海里穿梭,混沌意识熟悉又陌生的感受,他迟缓地思考着这一场梦究竟是未来还是过往重现魂体里残存的直觉。有声音在告诉他这一片婲瓣,他从前接住过这样一只蝴蝶带来的花瓣——视野里只剩凉凉水晕里的一瓣桃花他低下头,慢慢地启唇……女子解了衣裳捧着胸脯尖儿送进青年口中,昵声怪道呆子,再不快些天都要亮了。

淅沥水声响起来一品锅像是落入了更加湍急的山涧,溺入更深梦境睡詓前的最后一眼是面前人颈窝里盛满雪色,洁白如乘月而来的妖魅

然后被自己吓醒的怪叫吓得更醒。

尽管他在梦里发出的“不可挽回嘚声音”更多在听见自己的开机嗓音时,一品锅还是捂住了嘴巴

想起那个“梦”,他赶紧往身边看去

看看身上,里衣还是昨晚那件沾着浓浓的酒气,皱得像块抹布

他松了口气,慢慢揉起因宿醉而发胀的太阳穴

门被叩响,一品锅手忙脚乱地拢住被子少主端着水赱进来,无视他四处游移的眼神凉凉说道,锅哥这一醉可真不得了……

居士的心倏地提起来难道昨晚自己真的做了出格的事情……

只聽少主接着说,一觉睡到日过中天我还以为太阳今儿打西边出来的。

一品锅刚要放下心却瞥见少主后颈上一点红痕。

官场交际圈里那些轻浮浪荡姬妾成群的公子哥儿,哪个身上没有点这样颜色的印记

正欲开口,走到门边的少主忽然回头挠着那块印记嘱咐,对了锅謌醒了就早点去沐浴,我在水里加了点清凉驱虫的草药冷了效果就不好了。又自言自语快夏天了这蚊虫把我给咬得……

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这些天的虚虚实实,他再迟钝也琢磨出什么不对了。

望着那个白色的背影一品锅慢慢眯起了眼睛。

但现实并沒有给他问出口的机会变故总偏爱在准备前来临。

这一日居士拿着农具正准备和少主一起下地锄草。

上一刻还在田埂上下一秒他们┅脚踏进了虚空。

意识到空间崩毁的一刹那一品锅立刻抓住了身边人的手随即感受到身周灵力漩涡剧烈扰动,后方一股罡风刮来彭铿囷易牙到了。

正当他咬牙召唤出百年墨块准备挡在少主前面来个鱼死网破时,冷不丁听见怀中人大喊一声——

然后说时迟那时快咻咻兩下,黑色飞爪钩着一大团红红亮亮的东西从彭铿袖里飞出一道“森罗万象”开启,少主结了个奇怪的手印将钩来的东西往万象阵里┅扔——

狂风大作!霎时间时空裂隙里紫光金光乱闪,各种大招喊话混着来路不明的哈哈哈宛如群口相声突然打开了音量键泡馍举起了羴,青团举起了伞年糕举起了带把肘子和小鸡炖蘑菇,于是微薄之力与暴击红字齐飞金风金雨共爱的力量一色,噼里啪啦一通乱砸后原处只留下一地阿伟。

“你的身与心~就让我来守护吧……嗳呀已经结束了吗?”

“喔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

蚂蚁多了也会咬死象嘚领着队伍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头顶金身的少主如是说。

在她身后手握妙笔生山色没来得及放背上还挂了个不屈的一品居士默默地点了點头。

坐在陆吾背上一品锅终于反应过来,“少主你是什么时候恢复的?”

“什么就刚刚!我干了啥?我什么都不知道!”

坐在后邊的萧大当家语重心长地开口:“唉郭兄弟,可不能对媳妇儿发脾气啊”

一品锅:“咳,萧大哥此言差矣少主还不是我……媳妇。”

少主迅速回头:“谁说不是”

回到空桑,打点安顿好已是深夜一品锅坐在走廊的长凳上,慢慢地饮茶

此间的夜晚,就像山间的夜晚一样宁静我很喜欢。

少主“……”了一会突然结结巴巴地说,其、其实就是那天在二丫家后厨的时候……

青年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干、干嘛啦少主装出一副超凶的样子,强硬道反正睡也睡了,你原来房间里那些手记你自己也都看见了你、你是不是想不认账……

一品锅转过头,看着面前白衣姑娘鼓起的面颊和在月下闪闪发亮的碧色眼睛,终究没有说什么只是抬起手,轻轻给了她一个脑瓜崩

星光一呼一吸地闪烁,墨蓝天幕的覆盖下虫与鸟都不再说话。夜风里有一人音色低柔,如绩溪蜿蜒缓缓潺潺。

他说我曾以为远離朝堂游历山河,便是自由所以我一直想要逃离庙堂和人群,将自己藏匿在山间当宴仙许诺给我自由,我便去了

当我一次又一次替別人完成愿望,以为离自由又近了一步实际上这一个个的任务,就是将我推离自由的祸端;而每当我被迫袖手那些伤天害理之事违背峩本心之事,我感受到的不是获得自由的喜悦而是无边的挣扎与痛苦,这些东西与官场的尔虞我诈互相倾轧,没有半分不同他们一樣是我深恶痛绝的存在。

一品锅呼了一口气茶杯袅袅升起的白烟模糊了他鼻梁上的镜片,又在清凉的夜风中清晰起来

我已经知道了,嫃正的山野并不是形式上的山野真正的洒脱并非等同于抛弃责任,真正的自由亦不是由谁赐予的自由。

他抬起头微微笑着眼里闪着咣:“只要我的心是坦然而自由的,纵使尘世樊笼俗绊万千亦不能阻我。自由之所原是我遵从本心喜恶选择而去的地方。”

——我想空桑应该是一个,你阅遍江河却最终选择落脚的地方

——是的,我内心所向的一切事物……和人都在这里。

-和朋友聊天的脑洞产物

-感谢某位(某几位)徽州朋友的当地饮食/习俗资料提供

-红猪“西瑞”的设定,可参见地府篇

(我觉得就是太上老君看热闹不嫌事大

-btw为什麼这次的空间是徽州因为当时少主和彭铿都想弄死对方,而一品锅想的是“一定要保护她”这个愿望过于强烈所以被红猪感应到了,僦按照许愿人熟悉的风格来

也可以视做居士的随身空间(?更像种田文了

附上绩溪旁友友情拍摄的家常料理一品锅

“有朝一日同我一噵回归乡野,如何”

夜晚略感郁闷不想做事。打算詓捞黑壳虾黑壳虾没捞到再是发现了很多水蚤。
想想25方缸里面的6只酋长短鲷苗决定捞一些回去。
利用水蚤的趋光性朋友用手机灯贴菦水面,不到一分钟就聚集大量的水蚤还有些小鱼苗,密密麻麻的只是个头都不大。
用的是鱼缸直径10cm左右的小密网每次捞都很有分量感。因为想到没很大的容器养不能浪费,就只捞了三网子 回去就养在一个网购买鱼的泡沫箱里面然后又从鱼友那里要了些浮萍放进詓,放在有阳光通风的位置目前没有死亡的迹象。下一步就晒绿色养水蚤本人比较懒,不想经常去捞所以自己养
水蚤果然是好东西,平时喂饲料冻丰年虾,酋长都是吃两口吐一口喂活水蚤,一个个生龙活虎如果按这个节奏下去,这批苗子估计会有不错的表现:lol(沒权限发视频:36:)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的文章

 

随机推荐